托管行业自我觉醒:高玩、新模式入局,谁在抢头部入场券

来源:多知网 发表于2018-05-04 14:11

  文|冯玮

  托管,这个被业内称为“消课率极高的准刚需市场”,曾一度以极慢的速度发展着。

  2018年3月全国政协会议上,教育部部长陈宝生答记者问的第一个问题就是与托管相关的“课后三点半”。

  随着鼓励有条件的公立校引进校外托管服务等内容的提出,也让行业开始得到更多关注。

  一边是社区内在职家长们的托管刚需,一边是这个行业比课辅市场分布更加零散、更难规范化的现状:同K12学科辅导相比,尚未明朗、落地社区的托管市场明显拥有蓝海的“气质”。

  随着资本、政策等势能被注入行业,托管市场的马路已被拓宽,但短期内这片市场似乎仍无“便车”可搭。

  活跃在社区里的“小饭桌”:原始模式与纯刚需

  周三下午5点10分,成都某小区内。

  大强一手抓着在校门口吸引孩子们的指示牌,一手拉着年龄最小的男孩。他紧紧跟在由十几个小学生组成的、并不规整的队伍最后,满头是汗。

  “一个一个进电梯,不要扶着门,不要在电梯里蹦蹦跳跳!”大强的声音混杂在孩子们的说笑声里……

  29岁的大强是成都某小区托管中心的创办人。

  所谓的托管中心,就是把自己靠近小学的三居室改为一个接送孩子放学、提供餐饭和辅导作业的“小饭桌”。

  小区里这样的“小饭桌”还有五、六家,同他们相比,刚刚开业4个月的大强,只是一个新入行的生手。

  寒假期间,为了吸引学生,大强找周围的老邻居帮忙宣传,家长只需提供一顿饭钱,他就可以免费帮孩子辅导作业。一周时间,21个孩子加入。

  开学后,十几个孩子留了下来,每个人每月接送以及辅导作业350元,饭费再加150元。

  “我是我们小区收费最低的,就是接个孩子管一顿饭,家长们还是喜欢便宜一点。”

  价格,是很多家长对小饭桌的重点考量之一。

  每天下午,他在小学门口和许多其他小饭桌的爷爷奶奶聊天,举着牌子等着不同年级的孩子陆续出来。

  (图片来自网络,兰州某小学门口)

  有男孩儿想跑到小卖部买零食,5毛钱的辣条弄得满嘴都是,回到家有的孩子们会赶着写作业,会互相偷偷抄或者假装自己没有作业。

  大强看在眼里,却也无奈:“我知道家长们需要我能平安接送孩子放学,别让孩子瞎吃瞎买,要把作业独立写好,检查清楚没有问题,要带着孩子复习和预习,甚至也要仔细注意孩子们说了什么、防止其他事情的发生。我想做的有很多,但在一定程度上来看,能让孩子不走丢、不吃坏肚子,就已经是很难了。”

  “我很难把那些环节都顾及到,可能三个人同时管理十几个孩子会刚刚好吧。”

  “但我没钱雇人。”

  人力成本高,是大强这类的小微社区托管性质的“小饭桌”很难解决的问题。对于他们来说,控制成本的方式之一就是减少人力,而这也就凸显出其管理模式的局限。

  曾有业内人士预测,基于国内20万家的小学数量,结合各线城市的具体水平,全国约有30万-50万所托管班。

  像大强这类主要以餐食与课业辅导为主的仍属于比较原始的模式,对于未来,大强从没想过要把它做成怎样的规模。

  或者说,他还没有“规模”这个概念。

  现在的他同小区里大多数的小饭桌经营者一样,只想守好自己的一亩三分地。

  “有时候觉得自己好像是黑作坊”。没有资质、场地,没有卫生许可等,都让大强的三居室处于一个虽然很温暖但不合规的境地。

  大强自身,就是无数小学附近小区里小饭桌的缩影。

  它们似乎鲜少考虑扩张或者制定什么标准化流程,他们更关注的是怎样让孩子把作业写对,怎样让孩子不要互相抄,怎样让孩子不要在路上追追打打。

  “我想最多的是,今晚吃什么。”

  社区托管品牌兴起:标准化产品落地到社区

  在大强这样运营原始、随处可见的“小饭桌”的同时,社区托管教育也开始有了更加成熟的业态——用连锁、标准化的运营方式和统一课程产品落地到社区。

  经观察发现,目前市场中的社区教育大多是在中高档小区的底商中选址,面向12岁以下儿童,提供素质教育、小型活动、图书角等服务。

  在市面上比较常见的品牌包括私塾家、融聚邻里、小牛顿等。

  和“小饭桌”不同的是,这种升级版的社区托管服务已得到政策带来的“天时”。

  2016年6月28日,国家九部委联合发表《教育部等九部门关于进一步推进社区教育发展的意见》(以下简称《意见》)。

  《意见》中提出:“引导各级各类学校和社会力量积极参与社区教育”、“2020年建设全国社区教育实验区600个,建成全国社区教育示范区200个”、“积极开展才艺展示、参观游学、读书沙龙等多种形式的社区教育活动”……

  脱胎于托管而更加商业化的社区教育虽已不算新鲜,但随着《意见》出台,2016年-2017年的社区教育机构开始得到加速发展的机会。

  融聚邻里创始人王有明透露,目前社区教育的普遍模式为自主提供教学内容和平台化内容两种,融聚邻里偏向后者。

  (融聚邻里日常教学)

  融聚邻里目前主要在学生放学后和周末为孩子提供英语分级阅读、思维数学以及围棋、美术等课程。其中,分级阅读和思维数学为融聚邻里引入的原创内容,素质课程则是与社区周边的机构进行合作。

  “无论哪种模式,社区教育需要强化的都是在线下场景中尽可能为儿童提供更多元的参与路径,这样一方面可以帮助自身增加流量,一方面也能更好地覆盖成本。”

  拥有场景化、系统化的学习资源,是社区教育优于小饭桌的特点之一。

  在商业模式塑形与推广层面,社区教育亦显得成熟许多。以融聚邻里的尝试为例,融聚邻里通过社区合伙人与城市合伙人的参与模式,小区家长可以参与众筹或者成为投资人。

  虽然投资人不负责核心运营,但家长的身份可以向邻居或孩子的家长传播,进而带动口碑和传播、实现导流。

  王有明分析,处在同一等级家长会更容易抱团,面对认可的产品也就容易实现更宽泛的品牌推广。同时,通过聚会、小型比赛等方式,聚拢小区内的用户并筛选超级用户,也可以在一定程度上实现课程的结果量化。

  截至2018年4月,融聚邻里除在北京开设的25家直营校,5家委托经营的社区学校以外,已累计为50多家社区小型教育机构提供社区教育解决方案,此外其也通过城市合伙人的形式在八个城市开展社区教育服务,去年融聚邻里也已完成数千万元的融资。

  但这类新式社区托管也面临着诸多成长的烦恼,比如定位上的尴尬。

  首先,虽有政策出台,但各地始终没有细则下沉,政策上给托管行业的支持还没有落到实处;其次,由于社区教育大多建立在社区底商或社区居民楼内,房租与人力成本很难节省;再者、定位在社区,故其客流相对受限,适龄学员很难每年都有保障。

  此外,家长为了接送和餐食,可以把孩子送到托管班;为了学科辅导可以把孩子送到培训机构。

  夹在托管与教育机构之间,社区教育稍显尴尬。

  从多知网目前了解的情况来看,大多数社区教育机构主打“教育”的概念,并定位在中高端市场,由于托管业务自身是“费力、价低”的事情且往往会在同一时间聚集大量学生,很多机构普遍倾向于放弃托管内容。

  但“能不能帮我接孩子,在这里写作业?”却是这类机构最常听到的咨询。

  “这个市场被需要着,托管可能是社区教育现阶段不得不选择的服务。”业内人士分析。

  同时,为了在现金流上更好看,一些社区教育机构也在现阶段选择加入托管业务,一方面保证客流,一方面为自身课程引流。

  此前陈宝生部长发言中也提到了一点建议:即有条件的公立校可通过政府购买方式,将校外机构的服务引入到学校中。目前市场中也已有少数机构与公立校达成合作。

  业内人士分析,这种购买模式将可以促进市场发展,但现阶段仍比较缓慢。

  就在这时,另一支队伍的加入,正在为市场带来新的参照。

  或者说,一场新的竞争。

  “高玩”入局:台湾混搭型托管模式出现,入侵还是融合?

  上个月,台湾托育机构超优教育完成3000万元融资,投资方为贵州星臣教育。据不完全统计,这是托管领域的第四笔超过3000万元的投资,在此之前还有乐私塾、可爱学及现已主推素质教育的小牛顿。

  有投资人透露,之所以托管领域在近两年关注上涨,也是因为看重这个市场足够大而尚无头部出现。

  “这个市场还在寻找第一名,但没有资本,就很难有第一名。”投资人分析,目前托管市场排名前十的机构中,约有一半含有台湾基因。

  除了大陆市场对台湾人才及理念的引入外,还有台湾安亲班发展较早经验丰富且近几年台湾少子化日趋严峻,越来越多的台湾机构与从业者开始把目光投向大陆。

  (超优教育小学员用餐)

  超优教育创始人谢智芳介绍,区别于大陆的常见模式,台湾的安亲班在课程设置上分为周一至周五的托管、周六周日的学科辅导及素质教育课程、寒暑假的集训三种内容。

  显然这三种模式加在一起覆盖了全学时、全课程和全服务项目。

  同时,安亲班拥有统一的装修、教师的教学培训、学生管理(礼貌、规矩、态度、完成作业、字体、成绩)、品牌统一规范等管理模式,也在一定程度上比零散的机构更有优势。

  “只有把课程做多,教室运用率足够大,三种模式的学生都能招好,才能足够支撑成本。”谢智芳坦言,在这种模式下,目前超优教育现已经在大陆有直营校12所,加盟校90所。

  他也预计今年年底超优教育将发展为直营校20所,加盟校150所。

  虽然发展较快,但台湾模式也并不能直接照搬到大陆。

  谢智芳介绍台湾家长会更注重孩子的素质教育,而大陆家长对托管班的要求还是关注分数、应试与习惯养成,因此超优教育的日常内容仍会更强化课业辅导。

  他也分析,虽然台湾模式在逐渐向大陆迁移,但迁移的主要是品牌、服务、运营及管理层人员,而台湾教师来大陆的几率相对较小,原因主要是薪资水平以及个人发展规划。

  可以预见的是,台湾模式虽然相对更加成熟,但由于从业者对大陆市场的不熟悉以及本土化运营的不清晰,未来更有可能出现的是台湾与大陆彼此间的优势融合。

  “大陆的托管市场现在整体来看都发展的很慢,比台湾慢很多年。但是如果政策扶持起来了,两年就可以赶上台湾。”

  “大陆的市场足够大,资本也愿意支持,所以只要政策的风出过来,会马上变旺!”

  谢智芳说,他和他身边的台湾老师们,都很盼望那天的到来。

  抱团取暖:资质是最紧要问题

  事实上,早在利好政策落地之前,这个比课辅市场更加分散的从业市场,已经有了自我觉醒之势。

  2015年中国学后托管教育联盟成立,主席张洪伟介绍目前整个联盟共有2000余机构加入,联盟基本为公益属性,主要为行业提供业界交流、渠道拓展、行业规范探讨及平台分享等活动。

  虽然联盟企业数量同整个市场相比所占寥寥,但抱团的行为本身,就意味着这个行业正呼唤着规范的统一与管理的整合。

  从小饭桌这一类的小作坊,到社区教育的商业化运作发展,再到台湾等地的成熟模式加入,托管市场已正式形成百家争鸣的市场格局,几种模式各有市场,也仍存在局限。

  随着对业界观察,张洪伟也分享了他眼中托管行业中出现的两股曙光:

  其一,优势企业、人才大量涌入。

  张洪伟解读近两年类似台湾模式的成熟机构渐渐涌入市场,也有拥有海外留学或专业性较强的高端人才开始加入,致使市场甚至在近期出现了一年内从一家校区飞速增长到几十家校区的典型机构。

  “这是之前想都不敢想的发展速度。”张洪伟如是评价。

  其二,指导意见出台。

  2017年年初教育部办公厅《关于做好中小学生课后服务工作的指导意见》出台后,张洪伟认为这是“行业终于被关注到、终于有人管的最好证明。”

  当然,曙光之下,困境犹存。

  当下市场停留在早期的水平,资质模糊、政策缺位、市场认同、行业规范、师资教研等都有很多问题亟待解决。

  虽然一些机构会选择在工商部门注册为文化传播或教育咨询,但托管机构若无法注册到与教育培训相挂钩的内容,仍旧难以扩张。

  那么,谁来给大强这样的老师一个资质?谁来为这个行业的从业者做筛选?谁来提供更精准的细则?

  谁来给这个一直存在且真实刚需的市场,一个属于自己的身份?

  十几年间,无数从业者们,正等待着托管市场的黄金年代真正到来。(多知网 冯玮)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最新更新 | 婴童产业研究中心 | 友情链接

婴童产业网 - 孕婴童行业媒体 - 链接婴童行业未来

Copyright ©2008-2014 YYT360.com All rights reserved. 婴童产业网(京ICP备12029804号-4 京公网安备110105008809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