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部牧业押宝奶粉身陷窘境 净利亏损后人事地震

来源:和讯网 发表于2018-03-09 16:39

  2008年,“三聚氰胺”事件后原奶产业迎来一次“洗牌”,国内乳业遭受了有史以来最严峻的危机,而西部牧业作为原奶生产者却从中受益,2008年净利润增长率高达140.32%,并于2010年成为新疆于第一只创业板上市的企业。其在官网曾表示“公司再经过几年的努力,西部牧业将成为国内著名的牛、羊育种和繁育企业,西部牧业生产的牛、羊肉成为全国知名品牌,西部牧业将成为全国新农业的示范企业。”

  但繁荣并没有延续太久,2014年以来,进口配方奶粉总量在急速增长,国内原奶产业结构巨变,西部牧业躲过了“三聚氰胺”的冲击,却未能躲过进口奶源的冲击。此后,西部牧业曾寄希望于发展下游产业链,然而经过一番折腾公司却频频陷入窘境。公司业绩未能提振,高管却集体出走。

  奶源销路受阻 下游谋求发展

  2008年三聚氰胺事件爆发,多名婴幼儿被查出患有肾结石甚至死亡。而后的专项检查中,有关部门检测出超标的生产厂家涵盖了众多知名品牌,因此国内乳制品行业受到巨大冲击,而此次事件也直接导致2009年初三鹿集团宣布破产。

  与此同时,一些原奶生产企业“因祸得福”。据招股书显示,西部牧业对外销售的生鲜乳均未被检测出三聚氰胺,这也给公司对外扩张与市场整合提供了机遇。

  从业绩来看,西部牧业的净利虽然在上市前急剧增长,也未能避免利润率持续下滑的情况。2007至2009年,公司的净利分别为978.50万元、2351.54万和3044.28万。而其净利润率从140.32%降至29.46%。

  期间,西部牧业在2008 年末至2009 年曾投资200 万元,通过对挤奶设备升级改造、同时加大对挤奶人员培训等种种举措提高生鲜乳质量,旨在使其单价高于市场价格。

  或许是自家奶牛不够用,西部牧业还通过从奶牛养殖户采购生鲜乳以增加销量。数据显示,公司2008年在外购生鲜乳上的销售收入高达1.8亿元,大增700%。而同期公司在自产生鲜乳上销售收入上的增长仅有80%。

  2009年10月,生鲜乳销售价格已超过历史新高。自那时起,乳粉行业转而重视奶源,不少乳企都开始盲目扩张旗下牧场规模。上市后,西部牧业便扩张自产生鲜乳的奶牛养殖规模,使公司的奶牛存栏达到5319头,略高于上市时期预期存栏量5000头。

彼时,西部牧业还历经了暴雪、动物疾病如口蹄疫等自然灾害,这或也对西部牧业在上游畜牧业的发展造成影响。西部牧业净利润增长逐渐进入瓶颈。

  2011年,西部牧业奶制品主业扩张加速,奶牛养殖数量增加;同时,公司出资8400万元收购新疆石河子花园乳业有限公司60%的股权,正式进入下游加工领域。西部牧业董事长徐义民当时表示,这将是西部牧业新征程的开始,也是公司的第二次创业。

  本欲借子公司在下游产业一展拳脚,西部牧业的净利在2011年达到3826.11万元的历史高峰后,净利便持续下滑甚至亏损。

  作为一家上游乳企,此前西部牧业一直以奶牛养殖、原奶购销等传统畜牧业务为主,但从2014年下半年开始,国内的生鲜乳价格持续下降,国内奶牛养殖业面临巨大压力,进一步促使西部牧业下定决心要打造全产业链。

  西部牧业在2017年半年报表示,公司下属全资子公司西牧乳业已面向市场全面推出多款常温、低温液态奶新品;西牧乳业以及公司旗下另一子公司花园乳业亦获得了婴幼儿配方乳粉生产销售经营许可。

  食品安全存隐患 深陷经营困境

  但在宣传、拓展市场过程中,西部牧业开发新产品拓展市场,公司新增销售机构、加大广告宣传力度以及试制研发新产品。然而,这些动作反而为西部牧业带来更大危机。

  2012年起,西部牧业净利润首现负增长,2015年,公司营业利润便首现亏损1.17亿元,同比下降1208.5%。2016年,净利润一举亏损5221.47万元,同比下降325.91%;扣非后净利为-6477.76万元,下降幅度达2235.01%。

  西部牧业曾对媒体表示,公司2016年发展中面临诸多问题,主要是养殖业投入巨大,短期内难以见效。生鲜乳、肉制品价格同比大幅下降,给企业的经营造成一定的压力。数据显示,2014至2015年,西部牧业投资合建了13家专业奶牛养殖公司。截止2016年,公司自有奶牛1.7万~2万头,下控牧场2万头。

  同时,通过查阅年报发现,自2013年起,西部牧业收到的政府补助便远高于净利润。进入2016年,西部牧业计入当期损益的政府补助为4914.52万元,冲抵了西部牧业近一半的亏损。而在2017年,政府补助已经难掩西部牧业的亏损。

  2017年前三季度,西部牧业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亏损8035.26万元,计入当期损益的政府补助为1943.64万元。

  更为严峻的是,西部牧业或因食品安全事件被曝光面临信任危机。2017年年底,两家子公司在20天里相继被国家食药监总局通报出多项生产管理缺陷。其中西牧乳业“西悦”奶粉甚至使用过期营养强化剂ARA、DHA,数量超过18150听,被食药监局处以1631万元罚款。

  另外,另一家子公司花园乳业也被曝出婴幼儿奶粉生产食品安全问题。据处罚书显示,该公司在婴幼儿奶粉生产销售方面存在18项23处安全问题。

  对此,西部牧业于今年3月3日已回应整改情况称,西牧乳业除婴幼儿配方奶粉暂时未复产,其余乳制品均处于正常生产状态。因去年发生的质量问题已将原公司相关管理人员降级并调离西牧乳业公司,目前西牧乳业由公司新组建的管理团队负责生产经营管理工作。

  相关分析人士认为,西部牧业旗下两家子公司此次曝出的问题将严重的伤及到西部牧业的品牌形象。作为区域品牌,西部牧业发展婴幼儿奶粉业务的优势其实不明显。面临当地以及全国性品牌的竞争,对企业的营销推广能力、企业管理能力也提出了较高的要求,如果管理不高效,则会造成管理成本、财务成本等支出增加。

  身处“生死”关头 高管频繁辞职

  今年2月底,西部牧业发布2017年业绩快报显示,公司净利润全年亏损3.65亿元,同比下降598.61%。这意味着,西部牧业已经连续亏损2年。

  2月2日,西部牧业收到了董事长徐义民、陈光谱的书面辞职报告,其均因工作调动,特申请辞去公司董事长等职务。此外,西部牧业的下属公司新疆泉牲牧业有限责任公司、石河子市天源食品科技有限责任公司等10家公司的董事长职位徐义民也一并辞去。

  2月25日,西部牧业发布公告称,公司董事会同意选举董事秦江为公司第二届董事会董事长。

  业内普遍认为,本次西部牧业出现高管集体辞职的现象,与近年来西部牧业的连续亏损不无关系。

  事实上,自2011年4月起,西部牧业高管辞职的事件便频频发生。此次原董事长辞职后,西部牧业接连挂出秦江的简历。秦江曾任新疆天富能源股份有限公司总经理,然而从履历上看,秦江并无食品行业经验。

  相关分析认为,国内乳企发展之路道阻且长,婴幼儿配方奶粉的注册与监管部门作为国产奶粉的辅助,摒弃掉问题乳企,也让消费者坚定了对国产奶粉的信心。而西部牧业走到如今这一步,也应从自身找原因。于外部环境而言,乳业巨头竞争激烈,难以取得竞争优势;于自身实力而言,缺乏养牛之外的生产、营销专业能力是硬伤。

  (原标题:西部牧业押宝奶粉靠补助“维生” 净利巨亏后人事地震)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最新更新 | 婴童产业研究中心 | 友情链接

婴童产业网 - 孕婴童行业媒体 - 链接婴童行业未来

Copyright ©2008-2014 YYT360.com All rights reserved. 婴童产业网(京ICP备12029804号-4 京公网安备110105008809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