辉山乳业被港交所勒令停牌 45天没解决债务危机

来源:国际金融报 发表于2017-05-09 09:22

  5月8日,辉山乳业公告称,港交所因香港证监会的要求于今日上午9时起停止股份买卖。

  香港证监会尚未公布勒令停牌的原因,参照以往案例,在停止交易后,大多数被停牌企业复牌或将遥遥无期

  对于被勒令停牌一事,辉山乳业相关人士回复《国际金融报》记者称,一切以公告为准。

  “

  由于辉山目前的债务问题还没有实质性结果,所以为了保证调查顺利进行,也是出于保护投资者的利益,才采取停牌措施。

  ”

  香颂资本执行董事沈萌向《国际金融报》记者如是说。

  “这就是个例行公告,公布给投资者和股民看的。”博盖咨询总经理高剑锋持相同观点。

  在高剑锋看来,目前辉山乳业的情况比较复杂,而且也不仅仅是经营不善的问题,在企业重大事项上,港交所一般会采取连续停牌的方式,主要还是为了保护股民利益。“港交所一般的做法是,在问题未搞清楚前,索性就不开牌了,公司该退就退,或者等赔偿方案出来后,再作出决定”。

  45天没解决债务危机

  事实上,自3月23日辽宁省金融办召集各大债权人召开维稳会议已过去45天,当时会上提出“争取两周以后恢复付息能力,四周以后解决资金流动性问题”,至今尚无进展披露。

  3月24日这一天,辉山上演了股价“跳水”惨剧,并创造了港交所历史上最大跌幅新纪录。

  当日,辉山股价半天暴跌85%。由每股2.81港元大跌至停牌时的0.42港元,创下港股单次跌幅纪录。其市值于90分钟内蒸发超过320亿港元,仅剩56.6亿港元。

  市场随即传言称,中国银行对辉山乳业进行审计并发现公司制作大量造假单据。虽然公司随后进行了澄清,但辽宁当地针对辉山乳业召开的债权人会议,还是让辉山的债务危机浮出水面。

  国内主要银行悉数被卷入。据不完全统计,共有70多家债权人给辉山提供融资,仅银行就达23家。目前,除建设银行、兴业银行、光大银行、恒丰银行外,其他几大国有银行几乎全部卷入危机。牵涉其中的还有许多股份制银行,以及大连银行、锦州银行、阜新银行、辽阳银行、辽宁农信社等当地银行机构。而国开行、进出口银行、华融资产、汇丰银行等四家金融机构也不能幸免。

  不久后,公司公告称,上海法院裁定冻结辉山乳业6家子公司,金额共计约5.46亿元。此次子公司资产被冻结也撕开了辉山乳业暴跌神秘事件的一个口子,关于辉山乳业如何还债,将来是否面临被收购的命运也引发热议。

  伴随辉山出现危机的同时,公司管理层也遭遇人事动荡

  4月18日晚,辉山乳业公告称,苏永海及郭学研已辞任公司执行董事。公司余下董事为杨凯及葛坤。但公告期内,仍未能联络到葛坤。

  辉山乳业此前公告称,宋昆冈、顾瑞霞、徐奇鹏及简裕良4名公司独立董事以“要投入更多时间处理其他事务、繁忙等”理由已全部辞任。杨凯是辉山乳业董事长,也是第一大股东,持有辉山乳业近七成股权。

  随后4月26日,辉山乳业再公告称,周晓思辞任公司秘书,自2017年4月23日起生效,原因是其拟专注于集团内其他职务,主要为菲仕兰辉山乳业有限公司财务总监,该公司由皇家菲仕兰与辉山乳业合营。

  “多位独立董事选择辞职,也是为了撇清责任,做到尽量保护自己。”沈萌如是解读。

  在高剑锋看来,此次辉山危机事件,董事会一众高管都将负有一定的责任,虽然未到违法层面,但肯定未尽到勤勉的义务,所以采取调岗措施后,有些调查才方便展开

  据了解,自2003年香港《证券及期货条例》执行以来,遭香港证监会勒令停牌的公司约有10家,有的被取消上市地位,并被判决向投资者归还所有上市集资所得;有些公司是勒令停牌后,至今尚未复牌。

  三种前景

  在乳业高级分析师宋亮看来,对于辉山来说,公司实际生产并未受到太大影响,但是欠了很多供应商的钱,只能拿固定资产来抵债。“由于公司财务窟窿不小,形势又不明朗,也没有政策性进行引导投资,导致公司内部还没有明确的方向。”

  高剑锋表示,一般来说,被港交所勒令停牌的企业会有三种可能性。

  第一种

  有些公司在经营难以为继时,会直接摘牌退市,甚至宣布破产,并被取消代码。在这个过程中,会有一揽子方案赔偿中小投资者,以及诉讼。

  第二种

  在包括各种传闻调查清楚后,只是对业绩引起波动,虽然给投资者造成巨大亏损,但公司还可以继续经营,同样也给出了赔偿方案,这种是有复牌的可能性,一旦复牌之后,正常情况下股价会进一步下跌。

  第三种

  在对所有情况公告披露后,如果公司还能继续经营,且债权人意见达成一致,问题也能得到解决,那么公司会有复牌的可能,随后经营也恢复正常,复牌后,这类公司股价会出现暴跌之后的暴涨情况,形成投机性收益。

  高剑锋认为,辉山乳业出现第三种现象的可能性比较大

  众筹解决辉山前景?

  债务危机一触即发,内部高管集体出走,命悬一线的辉山乳业将如何收场?

  关于杨凯在债权人会议上提到的“引入战略投资者”,此前曾有媒体报道称,与辉山乳业存在合作关系的乳企巨头菲仕兰可能会成为解救辉山的“白武士”,但随后菲仕兰方面否定了这一说法。而国内两大乳业公司伊利和蒙牛在接受媒体采访时都并未正面回应。

  不过,已有不少人士表达了对接盘辉山的兴趣。

  高剑锋表示,最有可能成为辉山“接盘侠”的,要么具有国资或者央企背景,要么本身业务就与消费品有关,或者主业就是乳制品方面的。

  在他看来,从接盘者角度来说,收购之前肯定会评估风险,花这么大代价买来,如果没弄好,之后就很难脱手,而且会面临高买低卖的局面,这没有退路。“所以主营业务与乳制品相关,或者公司自己懂的话,将来接手的可能性更大。”

  “对于辉山来说,当务之急是债务如何处理,这是个大问题。”高剑锋表示,其次需要考虑的是,债务部分剥离还是全部剥离,再者是,接盘者和当地政府如何博弈。

  宋亮认为,目前来看,辉山仍是非常优良的资产,仍会受到一些金融资本的青睐和介入。“当务之急,公司的巨大债务如何解决,到底由谁解决,政府如何牵头推动社会资本进入,都是需要考虑的。政府应该设立激励机制来鼓励社会资本进入,帮助辉山尽快解决财务问题。”

  不过,高剑锋认为,如果接盘者是存债式收购,大部分公司不会愿意接盘,接过来之后也许要付出很大的代价,窟窿如何填补,是当前横亘在接盘者面前的一道难题。

  “从我接触的层面来看,意向收购方既有私募金融领域,也有一些国内外产业资本在洽谈,包括农业领域和矿业方面的。”不过,宋亮认为,纯粹一家企业收购辉山的可能性不大,最有可能的是,众多资本方通过参股众筹的方式来共同分担。

  ▼ 延伸阅读

  两大问题待解决

  当前近百亿的庞大债务问题,是压在辉山乳业身上的一座“大山”。那么,其财务状况到底如何?

  本报此前报道称,自2013年至2016年9月的三年半时间内,辉山通过银行贷款及其他借款所得款项280.54亿元,首次公开发售融资61.69亿元,扣除还款金额150.5亿元,累计净融资191亿元。而截至2016年9月31日,辉山乳业总资产为340.92亿元,负债211.61亿元。

  据辉山乳业董事长杨凯公开透露,辉山乳业资产共340亿元,其中非上市公司含肉牛及其他固定资产、存货等实物资产42.6亿元,累计总资产382.6亿元。公司负债包括上市公司199.5亿元、非上市公司147.8亿元、大股东境外借款41亿元、供应商欠款31亿元,合计418.82亿元。简单计算得出其资产负债率为109%,事实上已经资不抵债。

  辉山此次债务危机涉及金融债权至少在120亿元——130亿元,涉及70多家债权人,包括23家银行,十多家融资租赁公司以及部分P2P、私募机构,其中,中行授信40亿、工行21.1亿、民生银行18亿、九台农商行近15亿、浙商银行沈阳分行7亿、浦发银行6.8亿等。

  在高剑锋看来,目前辉山乳业面临两大“难题”:一是与70多家银行债权人的债务问题如何解决,比如债务往后挪还是减免债务等;二是杨凯挪用资金的说法是否存在,且最终如何解决。

  (原标题:45天“维稳”无果,股票被勒令停牌,辉山乳业面临三种可能命运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最新更新 | 婴童产业研究中心 | 友情链接

婴童产业网 - 中国最大的孕婴童行业媒体 - 链接婴童行业未来

Copyright ©2008-2014 YYT360.com All rights reserved. 婴童产业网(京ICP备12029804号-4 京公网安备110105008809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