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带娃看动画片先被强制看成人广告 妈妈投诉PPTV

2016-10-13 17:00:04      成都商报 李彦琴


  如此广告

  80后妈妈刘淼,用平板电脑带儿子在PPTV看低龄动画片时,越看火越大。“每集开播前的广告时间越来越长,90秒都是常事,且低俗内容越来越多。”她说,其中不乏穿着暴露的女性形象,甚至不时出现抖动着的“胸器”、“18禁”等字眼。她认为经常看这些内容,肯定会影响未成年人的健康成长。“PPTV这么做违不违法?”

  忧心现状

  成都商报记者调查发现,低俗广告在PPTV等网站广泛存在,但由于互联网广告的特殊性,地方工商局和文广新局往往无法跨区域执法,导致消费者投诉无门。目前,开发并运营PPTV的公司注册地主管部门——上海市工商局张江市场管理所已经受理了刘淼的举报,进入调查程序。

  本是陪3岁儿子看动画片,打开PPTV网站,却被正片前穿着暴露的网游广告和“巨乳”、“胸器”等字眼吓到,成都妈妈刘淼(化名)有点想不通:“每集1分多钟的广告也就忍了,但这么低俗的广告怎么可以在儿童节目前出现呢?有关部门能管管吗?”近日,刘淼向成都商报反映了这一问题。

  成都商报记者调查发现,低俗广告在PPTV等网站广泛存在,但由于互联网广告的特殊性,地方工商局和文广新局往往无法跨区域执法,导致消费者投诉无门。目前,在成都商报记者的帮助下,开发并运营PPTV的公司注册地主管部门——上海市工商局张江市场管理所已经受理了刘淼的举报,进入调查程序。

  尴尬:

  带儿看动画片

  先被强制看“黄色广告”

  最近刘淼用平板电脑带儿子在PPTV看《超级飞侠》、《海底小纵队》等低龄动画片时,越看火越大。“每集开播前的广告越来越长,90秒都是常事,且低俗内容越来越多。”刘淼说,其中不乏穿着暴露的女性形象,甚至不时出现抖动着的“巨乳”、“胸器”、“18禁”等字眼。

  “每到这时我就非常尴尬,都不知道怎么给他解释!”作为一位80后妈妈,刘淼很重视孩子的心理健康,她认为经常看这些内容,肯定会影响未成年人的健康成长。

  是不是所有播放器都有这类广告?刘淼在优酷、爱奇艺、乐视等网站或播放器上搜索“海底小纵队”等关键词做了一个小调查。“其他几个网站在正片前也有广告,但内容都是食品、奶粉、饮料等常见的广告,并没有类似低俗广告。PPTV这么做违不违法?”

  更让刘淼纳闷的是,这些广告是无法关闭的,除非申请了会员,“不是说9月1日以后,互联网广告必须一键关闭吗?”

  举报:

  成都两部门无跨区域执法权

  向上海市工商局“千里投诉”

  抱着净化未成年人成长环境的想法,刘淼分别向成都市工商局和成都市文广新局进行了咨询、举报,结果却让她更加疑云重重:“因为管理权限的问题,两个部门都被不能跨区域执法‘难’住了!”

  “网络没有边界,其监管是按照属地管理原则。”市工商局相关负责人告诉成都商报记者,《互联网广告管理暂行办法》对此有很明确的表述,如果互联网公司注册地或广告主在成都,刘淼的举报就能及时得到处理。但经过调查发现,PPTV所属的上海聚力传媒技术有限公司注册地在上海,广告主也不在成都,成都市工商局无法跨区域受理。虽然市工商局可以受理刘淼的举报,但调查、取证都要前往上海,不如直接向上海市工商局投诉。

  四川省文广新局和成都市文广新局相关工作人员也告诉记者,虽然可以受理刘淼的投诉,但同时存在不在属地范围、无执法权的尴尬,只能转到国家文广新局,由其进行处理。

  于是,记者拨打了上海市工商局的电话,但其广告处电话一直无人接听。之后,记者又向PPTV所属的上海市自贸区工商所进行了投诉,一位工作人员表示,如果是注册在自贸区的企业就属于受理范围,工商所将按照相关规定进行核实、处理。

  10分钟后,该工作人员回复:经核查,上海聚力传媒技术有限公司注册地在张江市场管理所,可向其举报。

  最后,上海市工商局张江市场管理所受理了记者的投诉,一名工作人员告诉记者,将在15个工作日内处理,核实举报内容属实就会立案查处。

  PPTV/

  “无法提供采访渠道” 记者多方联系采访“无门”

  少儿动画片的片头怎么会有“黄暴”广告?在PPTV的广告审核中是否考虑过对未成年人的影响?

  记者拨通了负责开发运营PPTV的上海聚力传媒技术有限公司成都办事处的电话,一名姓韩(音)的负责人告诉记者,他只负责成都地区的业务,在PPTV上发布的广告内容属于上海总公司的管理范围。随后,记者拨打上海总公司的电话,工作人员称,公司实行实名制转接,若记者无法提供采访对象姓名,她无法转接,建议记者通过PPTV网站下方的客服邮箱进行联系。但当记者通过网站上公布的客服邮箱发送采访申请邮件后,得到了对方“抱歉,这边无相应信息,建议您走正规程序”的回复。当记者问正规程序如何走时,客服又回复“抱歉,这边无法提供!”

  无奈之下,记者拨打了上海总公司销售部办公处的电话,一位工作人员说,她无法答复,建议记者咨询其法务部。但记者连续两日拨打她提供的法务部电话,一直无人接听。

  专家/

  互联网广告可随时下线 查处或遇“三难”

  四川省消委会律师团成员李凊律师认为,目前对低俗广告没有一个严格的认定标准。《广告法》中提到广告“不得含有淫秽、迷信、恐怖、暴力、丑恶的内容”,不过缺乏具体操作解释,大多数情况下执法人员只能按照“公序良俗”标准进行判断。

  李凊介绍,低俗广告通常都打着法律的擦边球,刘淼投诉的少儿类节目,投放肯定不利于未成年人健康成长,所以互联网平台要对发布内容有一套审核机制,并加大监管力度。“《互联网广告管理暂行办法》规定,除了医疗、药品等特殊商品须经广告审查机关通过后方可发布,其他商品需要自我审查。”李凊说,这意味着互联网广告主、广告经营者和广告发布者都有相应责任。李凊还表示,网络广告随时可下线,广告发布人或公司可随时“打一枪换一个地方”,这给取证带来难度,甚至会出现调查难度大、找不到违法广告主体等现象。即使找到违法广告主体,也会出现执行难的问题。

  发现本站文章存在问题,烦请30天内提供身份证明、版权证明、联系方式等发邮件至xishuinet#qq.com(发邮件时请把#换成@),管理员将及时下线处理。

相关阅读